我们很“大”,名师很“小”

 

作者:王  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1    更新时间:2016/12/21    

 

 

“求完美”是人的一种天性,而“求完整”成了我从教以来的无意识之举。纵观自己展示过的公开课,从第一次踏上讲台执教的《地震中的父与子》到前段时间抱憾的《慈母情深》,无论教哪一篇课文,但凡课文中的重点语句,尤其是《教师教学用书》中拎出来的句子,我都要走一遍,总觉得教过了,心里才踏实。公开课尤甚,分分秒秒都得绷紧了神经,生怕漏了哪个环节。

“教得完整”是否必须?对此,名师张祖庆一针见血地指出:“教得完整”不如“学得充分”。这与叶圣陶先生的“不教之教”有异曲同工之妙。

何为名师?名师有过人的胆量,他们在宏观上自主设计课程,甚至可以改动课题,可在具体教学时却“小气”得很。张祖庆在执教《金钱的魔力》一课时,对于托德的语言,瞧也不瞧;面对老板的行为,理也不理。他只盯住托德的“笑”和老板的“话”,读了又读,品了又品,把大伙读得气喘吁吁、面红耳赤之时,托德和老板的形象已然化为淋漓尽致的体验,这种“小气”设计的巧妙性从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得以彰显。

以名师为镜,从“学得充分”出发,我必须要检讨自己每一次力求的“教得完整”,学生学的不充分,我的“完整”就没有实质的意义。以下就我自己执教的两堂公开课谈谈今后如何改进教学方法。

改进一:内容要够“瘦”

《慈母情深》篇幅较长,勾勒出一位瘦弱、贫苦、辛劳、通情达理的母亲形象。为了让学生感受慈母的形象,我从题目中的“深”字入手,抓住“鼻子一酸”导入整堂课的教学。教学线索清晰。整堂课的教学在一个广角镜头,一个慢镜头,一个快镜头和一个特写镜头中渐次展开。可惜的是,我的教没有和学生的学充分地融合在一起。整堂课,学生就像匆匆过客,与其说是在我的引导下学习,倒不如说是在我的“催促” 下完成既定的教学任务。

课后细细反思,“求完整”的课堂必须要“瘦身”,以便目标更加集中。在执教时,我可以抓住其中一个镜头进行慢慢引导,择读而知,知情即练,练而生能。佛经有云“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教学亦应如此。

改进二:时间要足“够”

一项语文学习活动需要一定的时间,尤其是引导学生静默思考时,更应保证学生充分的读书时间。反思自己的课堂,总能发现自己的一大缺点:一提问就期盼“小手林立”,一讨论即期待 “发言踊跃”。

《慈母情深》中的慈母深情是潜藏在文本深处的。在执教时,我没有给学生充分的时间进行自主学习,他们的理解只停留在语言的表面,难以挖掘出文本深处的内容。试想,若在执教时,给予学生足够的时间,引导学生抓住描写母亲外貌,语言,动作和神态等重点词句投入到自主品读中,或圈、或点、或画、或读、或写、或说……学生在一系列语文学习活动中尽得文本的各种“滋味”,母亲挣钱的艰难、慈母的似海深情也就能一一理解了。

改进三:过程要通“透”

通透,即学生对所学的内容豁然开朗、了然于心。不但意会,还能言传;不但知其然,还能知其所以然。教学中,我常常因不愿意删减一些自诩为亮点的环节而缩短其他教学环节的时间,让同仁们一度有“启而未发”“不解渴”的感觉。

如在执教《地震中的父与子》一课时,为了深入体味父亲的了不起,我设计了“带着各自的体会,自由练读时间的进程?”这一环节,学生配合默契,思路开阔,或急促、或缓慢、或声调逐渐升高,在朗读中渐渐触摸到父亲的内心情感。我虽然注重了读议相结合,在兼顾主体的同时也做到了辐射全文,并灌输学法指导,但读得不够深,议得不够广。诚如谢红兵主任所点评的那样,读入口,议才能入心。在指名朗读的过程中,可以相机引导其他学生进行评议“你们觉得他读得怎么样?”“好在哪里?”“你会怎么读?”……在这样的读议环节中,教师要肯花时间,把感受、体验、想象与朗读结合起来,引导学生反复叩问、反复感悟,才能扎实朗读。不仅要将文本形象立起来,更要使其丰满。

我常常感慨:要是我是一位经验型教师,那该多好啊!能凭着自己多年的教育教学经验而传道授业解惑。可渐渐地,我找到了青年教师的立足点——学做一名反思型教师。教学,一门无止境的学问,也是一门充满魅力的艺术。借用谢主任对中青年教师提出的四点希望来勉励自己:好学、勤思、能磨、善写,方能成就清新的课堂。正所谓“为课消得人憔悴,教得充分显智慧”!

 

文章录入:lkxx    责任编辑:lkxx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图片中心 | 联系站长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 2013-2016 休宁县流口中心小学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流口中心小学网络管理中心
    学校地址:黄山市休宁县流口镇流口村
    联系电话:0559-7507097 Email:lkxx@xiuning.gov.cn